首页 / 案例 / 详情页

凤铝系列维权案:诉杭州凤星铝业有限公司,获得胜诉

2021-09-01

辉知队代理广东凤铝铝业有限公司提起杭州凤星铝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诉讼,获得胜诉。
 
案件经过
 
2001年4月28日,凤铝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156184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6类,包括铝合金型材、不锈钢型材、窗用金属附件、窗户金属器材等。注册有效期自2001年4月28日至2011年4月27日,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4月27日。该商标曾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商评字[2008]第01167号关于第1970843号“凤铝”商标异议复审裁定书中被认定为驰名商标。2007年-2010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认定凤铝公司生产的凤铝FENGLU牌建筑用铝合金型材为中国名牌产品。
 
2004年3月21日,凤铝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339348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6类,包括铝型材、铝塑板(以铝为主)、金属窗、金属门框等。注册有效期自2004年3月21日至2014年3月20日,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4年3月20日。
 
2009年9月28日,凤铝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5504826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服务项目为第35类,包括广告传播、市场分析、推销(替他人)、人员招收、商业场所搬迁、文字处理、会计、自动售货机出租、进出口代理、审计。注册有效期自2009年9月28日至2019年9月27日。
 
2010年7月7日,凤铝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取得第7086188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6类,包括不锈钢型材、金属建筑构件、铝型材、金属板条、金属门、金属窗等。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7月7日至2020年7月6日。
 
2019年4月18日,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杭州市余杭区凤星公司处检查发现假冒凤铝公司外包装膜2.5-7cm不等56卷,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凤星公司明知凤铝公司外包装膜不在市场流通,明知为假的情况下,于2019年3月从上门推销人(推销人信息不全,无法联系)手中购得凤铝公司包装膜2.5-7cm不等56卷,价格10元/卷,总计560元,款项未支付,拟用于制造侵犯凤铝商标专用权产品。于2019年4月18日被本局查获,以上凤铝铝业外包装膜未有证据已使用……没收侵权商品凤铝铝业外包装膜2.5-7cm56卷;处罚款10000元。”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凤星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淑芳所作的询问笔录显示:“询问人:你明知该包装膜是假的,为何购入被询问人:这个么,上门来推销的拗不过,也许有客户需要假凤铝的,可以用一下。”假冒包装膜上标注“+凤铝铝材+FENGLUALUMINIUM”标识。庭审中凤星公司称上述外包装膜实际系推销人给其免费试用,《行政处罚决定书》及询问笔录中的10元一卷的售价与事实不符。
 
原告为本案维权支出律师费5000元。
 
原告诉称
 
1.被告凤星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销毁库存;2.被告凤星公司在杭州日报上公开向原告澄清事实,消除影响;3.被告凤星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0元;4.被告凤星公司承担原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5000元;5.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原告撤回上述第二项诉请。
 
被告辩称
 
被告凤星公司答辩称,凤星公司认为原告的第二项诉请没有必要;被控侵权行为已经停止;原告要求赔偿的金额过高。
 
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凤铝公司系第1561842号、第7086188号、第339348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上述商标尚属保护期限内,法律状态稳定,其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凤铝公司主张凤星公司生产、销售侵犯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侵犯其涉案商标专用权。根据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或者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及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中,被告凤星公司被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的外包装膜上的“+凤铝铝材+FENGLUALUMINIUM”标识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使用行为。该标识分别与案涉三个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且该些商标核准使用范围均包含铝型材,凤星公司购入该些外包装膜用于生产假冒产品。因此,凤星公司未经凤铝公司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近似商标,造成消费者的混淆,侵犯了凤铝公司第1561842号、第7086188号、第339348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凤铝公司还主张被告凤星公司侵害其第5504826号商标专用权,经查,该商标经核准使用于第35类广告传播等服务项目,与被控侵权行为无关,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其购入案涉包装膜后未实际投入生产。对此,本院认为,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现场查获56卷用于生产假冒凤铝产品的贴膜,凤星公司亦确认其购入贴膜系用于生产假冒凤铝产品;凤星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实际购入的仅有56卷贴膜等能证明其确未实际使用假冒贴膜的证据;铝合金门窗通常需根据安装现场的实际情况测量后进行定制,侵权商家仅需对加工定制的铝型材贴膜即完成侵权行为,该侵权行为的完成极其简便;现场查获的贴膜数量为56卷,数量巨大,可用于大量制作假冒产品,与凤星公司所称的免费试用常情不符;《行政处罚决定书》虽载明“凤星公司……于2019年3月从上门推销人(推销人信息不全,无法联系)手中购得凤铝公司包装膜2.5-7cm不等56卷,价格10元/卷,总计560元”内容,但综合其全文及所附证据,未见实际购入数量为56卷的认定依据,凤星公司亦未证明该事实,且凤星公司亦明确否认“每卷10元购买”的事实,故《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该项内容不能作为认定凤星公司实际购入数量仅有56卷的依据。综上,根据优势证据规则,本院认定凤星公司生产、销售假冒凤铝产品的事实。本院对凤星公司的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凤星公司生产、销售假冒凤铝品牌产品的行为侵犯了凤铝公司的涉案商标专用权,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依现有证据无法查清凤星公司的侵权获利,亦难确定凤铝公司因涉案侵权行为所受的实际损失,故本院对凤铝公司适用法定赔偿的方式计算赔偿数额的主张予以采纳。本院将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经营模式及期间、主观过错程度、凤铝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鉴于被告凤星公司用于加工制作假冒凤铝产品的贴膜已被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没,原告凤铝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存在库存侵权产品及继续加工销售假冒凤铝产品的行为,故对凤铝公司的停止侵权并销毁库存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杭州凤星铝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东凤铝铝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20000元;
 
二、驳回原告广东凤铝铝业有限公司其他的诉讼请求。
上一篇:皖宝系列维权案:诉个体工商户王某,获得胜诉 下一篇:皖宝系列维权案:诉个体工商户李某,获得胜诉

更多案例

版权所有: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辉知队